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頂點小說 -> 武俠修真 -> 樓蘭刀客

正文 第60章 都回客棧(二)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李飛問道:“你們幾個是什么人,挺邪乎的呀!看來是有什么靠山吧?”

    那個獵戶打扮的急忙提醒道:“少俠有所不知!這是我們紅葉山莊的少莊主,小虎啊!你還是把錢給他們算了!別傷了和氣啊!”

    那一撮毛怒斥道:“閉嘴!這里還輪不到你說話!現在就是把錢給了我,也要捉去衙門問罪。”

    那獵戶灰溜溜躲到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李飛不氣反笑道:“你確定要去官府?”

    他這話有兩層意思,一是自己被他們扭送官府,二是他們被李飛抓去官府。

    那廝不假思索道:“去!必須去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鞭子聲聲,七人的刀都被丟在李飛的腳前。在幾人被驚得目瞪口呆的一刻,突然又是一聲鞭子的脆響,那白毛只覺下巴一涼又一股熱流順著下巴流出。

    伸手一摸,滿手是血。大呼:“你!你!竟敢毀了我的福根!我要殺了你!”

    像個潑婦般撲向李飛,李飛可不愿意濺到身上一滴臟血。兩聲脆響,那人跌倒在地,膝蓋當場碎裂。疼得在地上打滾。

    李飛厲聲道:“再敢叫囂就不止是毀了你的福根,連你的命根都給你毀了!”

    其它幾人下意識大腿都夾緊了,看向李飛的眼神充滿了恐懼。那矮小的身軀仿佛此時都高大了許多。

    小虎在后邊樂得坐在地上鼓掌叫好!

    “所有人一個都不許走,跟我到要塞軍營!”

    眾人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:“啊!不去官府!去軍營啊!那還有個好!”

    這時遠處又過來更多的人馬,原來是他們有秘密的報信手段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鬢發斑白的人飄身下馬,查看了一下倒在地上的那少莊主臉沉似水道:“這位小友的手段好生歹毒,我的侄兒估計下半輩子就要成為癱子了。”

    錚的一聲,從腰間取出一條兩丈有余,精光閃亮的鋼鞭。比李飛的馬鞭長了兩倍還有余。

    小虎騰地從地上站起來,跑到李飛身邊,與李飛打算并肩作戰。小聲道:“哥!這人我知道!獵戶沒有人不認識他的!”

    那人一聽小虎是要給自己貼金,也不著忙,倒是愿意享受一下美名和榮耀的按摩。

    小虎道:“他打虎只用鞭子,一鞭子下去,就能抽斷老虎的腰,虎皮沒有箭孔刀傷,很值錢的,都是進貢朝廷,和賣給王爺的。”

    李飛笑道:“那又怎樣?”

    小虎瞪眼,那廝更是臉色有變道:

    “小友看來沒把在下放在眼里啊!那就領教了!”

    一連串細小的金屬交鳴之聲傳來的同時,一只鋒利的三棱錐嘩唥唥刺向自己的面門。

    這速度在一個三流武師眼里那就是致命的,二流高手要慌忙應對。但李飛的水平貴在手疾眼快。

    放眼天下,還真就找不出幾個人能以速度讓李飛驚駭的。

    李飛的手掌之強更是落羽鳳都不能相比的,原因很簡單,在強化身體的功夫上,二者先天就有不可逾越的差距。

    一個是落羽師妹另一個就是她的師兄落塵,那是代師授業的師兄,差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李飛不想做得太驚世駭俗,只得假裝躲避的很是吃力。將左手悄悄在身體遮擋對方視線的角度輕輕一彈,

    結果這三棱錐收回的時候就失去了準頭和控制。竟然劃破了自己的左臂鮮血直流。

    這使鋼鞭的名叫孫勝虎在武林中的確小有名氣,除了刀榜、劍榜之外的異形兵器譜中,鋼鞭是最難練的。

    大漠北疆有個順口溜,把鞭排到了第七,鞭在武林中不受重視的程度就可見一斑了。

    一刀二劍三連弩

    四槍五斧六棒杵

    七鞭八叉九棘爪

    十指成鋼萬物輸

    中原武林盛行的是劍,但在北方十萬大山中,和以騎兵占主導地位的邊城大漠,劍幾乎沒人使用。遠距離攻擊還是加長刀柄的長刀實用,就如關羽的青龍偃月刀。在山中打獵多是能披荊斬棘的重刀,砍到皮糙肉厚的野獸也可使其重創。

    至于箭弩更是不可或缺的遠距離捕獵的強兵。

    一副機括三連弩的價格幾乎可以買套豪宅了。

    這個紅葉山莊在西北、東北的獵人圈子里,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。因為這山莊實際就是個兵器鋪,往大了說就是獵戶的“兵工廠”。

    獵人都對其有所求,也都能不得罪就不得罪。甚至一些達官貴人也私下跑到他們這里定制應手的兵器,不去到找工部去制作。

    長此以往就滋長了紅葉山莊的家丁飛揚跋扈之做派。

    孫勝虎手底下打死的猛虎早就超過兩位數,也未曾自己傷了自己。他也不傻,見李飛無故側身已猜出端倪。

    他不顧肩頭流血,眉頭皺成了一個疙瘩凝視了李飛一會,還是不想在一個不知名的小娃身上栽跟頭丟了多年辛苦闖下的名頭,抱拳道:“小友真人不露相,但不知尊師何人,或許我們還是朋友也說不定!”

    眾人一聽,都搖頭轉身,“切!”

    李飛知道這是個江湖老油條,欺軟怕硬的主,不屑道:“我的師父豈是你等不入流的角色佩知曉的!”

    孫勝虎臉色很是難看,沒有說話。李飛繼續道:

    “讓你們所有人都跟我到要塞軍營理論去吧!如若不然!嘿嘿!我不妨費點周章讓諸位以后就都坐輪椅吧!”

    眾人一聽都嚇壞了大呼冤枉,受紅葉山莊的牽連。

    孫勝虎轉身怒目憤懟眾人:“你們的事怎么能怨到紅葉山莊的頭上,若不貪圖人家錢財怎會到如此地步。”

    轉身對李飛抱拳道:“您這打也打了,我們東西不要,受傷也不追究,您看這案子也就不存在了。這個軍營就不必去了吧!”

    李飛又一次領教了這個驍騎營的威名具有如此震懾力。

    他最后才拿出驍騎營的偏將腰牌,孫勝虎竟然從馬上下來,撲通跪在地上道:“大人饒命,大人饒命啊!”

    一看平時橫行無忌的“打虎一鞭”的孫勝虎竟然給一個半大孩子下跪,其他人哪里還敢托大,都下馬跪在當場。

    小虎見狀,心中更加堅定了做大將軍的野心。一個偏將的腰牌就嚇得眾人如此。哈哈!要是李遼親自來此又會如何?

    李飛一看有點玩大了忙道:“起來吧!不知者不怪!這些東西我也不稀罕,只是覺得丟在大漠可惜了,才把它們帶回來,你們該是誰的就是誰的,分了吧!錢本就是我的,那廝若不為難我的弟弟小虎。我早回軍營了,何必鬧到如此地步!”

    李飛轉身就走,領著小虎,就差挺胸疊肚了,大步向要塞鎮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一片千恩萬謝和罵那少莊主的聲音。頂點小說手機站 m.11kt.cn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时时彩组选和直选区别